您所在的位置: 油化新聞

大慶固井人愛在蒙古國 演繹不凡的精彩

2019-10-28 09:47:52    來源:大慶日報    編輯:李紅艷

原標題:初入蒙古固井市場,沒有水、沒有電、沒有食物……從零開始迎接挑戰;10多年間,將“大慶固井”打造成響亮的品牌

    大慶固井人愛在蒙古國

  “愛上你是不變的緣,愛就在高原,唱一回牧歌的愛戀,圓一生美麗的期盼……”就像這首歌中唱的那樣,一群來自大慶油田的固井人一直愛在蒙古高原,用行動和汗水澆灌著蒙古國的固井事業。

  在蒙古國東方省塔木察格,距離額布都格口岸220多公里處,是大慶鉆探鉆技一公司塔木察格固井項目部將士們的“戰場”。

  還記得2006年,茫茫草原上,藍天綠草間,沒有水、沒有電、沒有食物……大慶固井人從零開始,面對新戰場,迎接新挑戰:地上,蒙古國處于高緯度地區,自然條件惡劣,夏日酷熱,冬季嚴寒,最低氣溫零下50攝氏度,經常伴有暴風雨、暴風雪、沙塵暴等極端天氣;地下,塔木察格盆地屬于復雜斷陷盆地,斷塊破碎,情況復雜,面臨諸多世界級難題的考驗和挑戰。

  10多年間,在蒙古國,一架架井臺、油井拔地而起,“大慶固井”逐漸成為一個響亮的品牌。這是大慶固井人努力的結果,幾乎每一位固井人都在平凡中演繹著不凡的精彩。

  “老將”姜乙東:把蒙古固井現場當成第二故鄉,見證項目的壯大,要一直干到退休

  50歲的姜乙東是蒙古固井項目部經理,在項目部是元老級的。2006年踏入蒙古國市場時,他還是滿頭黑發,13年過去了,歲月在他臉上、頭發上都留下了痕跡。而他,在蒙古國留下了深深的足跡。

  姜乙東說,除了大慶,蒙古國固井現場也是他的家。

  作業區地處蒙古國草原深處,初期水、電、路、通訊極不便利,距作業區最近的城市喬巴山也有上百公里,且沒有公路。因此,生產、維修、施工等遇到難題,只能自主解決。由于名額限制,前線作業人員緊缺,一人頂多崗,幾乎每個項目部管理人員都與施工人員一起摸爬滾打,練就了“全掛子”本事。

  姜乙東很少跟別人說起當年的艱辛,但他永遠不會忘記。當年,他自己裝運水泥,自己化驗泥漿,自己進行施工設計,自己組織施工。“那時信號特別不好,把資料方案回傳大慶,一等就是半天,特別急人。”

  經過10多年的“磨合”,這些艱難對他們來說早已習以為常。今年,項目有4臺水泥車保蒙古國三個區塊的固井施工。7月10日,一臺水泥車的固井液力傳遞系統出現故障,需要卸下500多斤的循環泵。現場沒有吊車,姜乙東和隊友人拉肩扛,在38攝氏度的高溫下,一干就是3個多小時,保證了第二天的正常施工。

  大慶是姜乙東出生的地方,他卻把最好的自己獻給了蒙古固井事業,那里是他的第二故鄉,“我見證了項目一天天壯大,我舍不得并肩奮斗的弟兄們,我要一直干到退休,盡自己所能為企業多做些事。”

  “闖將”于濤:把事業立在蒙古高原,帶領大家三天兩夜建成新基地

  30歲的于濤來到蒙古固井項目部,一干就是10年。他把事業立在了蒙古高原,如今已成為項目部的另一位項目經理。

  回首在蒙古國“闖蕩”的10年,于濤說這里變化很大。從黃沙漫漫的草原路到平坦筆直的柏油路,從最初的幾口油井到近百萬噸的原油產量,他們的固井項目也越做越大。

  于濤清楚記得,2013年,固井項目擴大施工區域,要在100多公里外的21區塊建立新基地。為保證塔木察格原油生產,上面要求新基地三天建成啟用。于濤帶領員工投入會戰,發揚大慶精神、鐵人精神,沒有水,去井隊找;沒有電,架幾盞強光手電挑燈夜戰;沒有吃的,嚼幾口方便面……15棟板房、10個集裝箱、9座立式罐、1棟化驗室,全部整齊就位,三天兩夜,一個嶄新的基地落成!這就是大慶速度,這就是固井力量!

  在蒙古國工作10年,臨別送行已是家常便飯,但有一次讓于濤記憶猶新。那次,妻子和兒子一同去火車站送他。在候車室,兒子粘著他說:“爸爸,你把我也帶去蒙古國吧,哪怕待一天也行。”看著扭過臉的妻子,于濤一時無語,抱緊了孩子,“兒子,你在家要好好照顧媽媽,你已經是個小男子漢了。”

  10年光陰無痕,歲月滄桑有跡。蒙古國的大草原綠了又黃、黃了又綠,見證了于濤和兄弟們的不懈努力,記住了他們無悔的青春芳華。

  “新兵”石磊:迎戰肆虐狂風與漫天黃沙,堅守初心,兩推婚期

  寸頭、圓臉、戴著眼鏡的“90后”石磊,剛來蒙古項目部幾個月。

  石磊是從小聽著長輩們講大慶精神、鐵人精神長大的。參加工作后,尤其是到蒙古國工作后,他在同伴身上看到了大慶精神、鐵人精神的傳承。他還看到,在新時代開拓海外市場,只有吃苦精神和精湛技術還不夠,還需要有責任意識、服務意識和大局觀念。

  在蒙古國,讓石磊印象深刻的不是遼闊的大草原,而是幾天一次的沙塵暴,“春天的蒙古高原,無遮無攔,風一起,沙滿天。”

  井打到哪里,固井服務就到哪里。石磊在蒙古國一人頂多崗。在一次施工中,他和隊友上井固井,擺車、準備泥漿……一切就緒,3點整固井開始。就在此時,狂風大作,遠處黃沙漫天。“沙塵暴來了,做好防護。”老師傅喊道。

  固井一旦開始就不能停,石磊在現場緊張忙碌著。沙塵暴襲來,能見度不足10米,沙粒打到臉上火辣辣地疼。

  石磊緊盯現場,計算好注灰量、頂替量,保證一點差錯不出,確保固井質量。3個多小時,人機沒停,共注灰95立方米、替泥漿33立方米,施工順利完成。而此時,沙塵暴也過去了。再看石磊,臉上、脖子里全是沙塵,渾身土黃,一咧嘴,只有牙是白的。

  6月10日原本是石磊和未婚妻趙冰玉舉辦婚禮的日子,但因為兩個區塊都有固井施工,石磊走了沒人替,他給未婚妻發了條短信:“8月份回去辦婚禮。”8月13日深夜,石磊和未婚妻視頻,又告訴未婚妻他回不去了。堅守工作崗位,兩推婚期,石磊說:“作為一個準新娘,她肯定會有意見,但她也在大慶鉆技工作,我知道她會理解我。”

  “猛將”蘇海光:既然走出來,就要干出樣來。在鉆臺上凍成“冰棍”也堅守

  8年前,孩子剛會叫爸爸,蘇海光很不舍,卻堅定地做出抉擇,背起行囊踏上蒙古國的征程。

  “我是一名石油人,哪里需要我,我就去哪里。”他和兄弟們從喧囂的城市來到茫茫大草原,春季風沙肆虐,冬天寒風刺骨,網絡時好時壞,地下環境復雜。

  “既然走出來了,就要干出樣來。”事實證明,蘇海光的確是好樣的,無愧“猛將”的稱號。

  每年10月底,蒙古國已是寒冬。2012年11月,固井工程接近尾聲,最后幾口井的油層固井連續接到任務,干到最后一口井已是夜里10點多。深夜氣溫在零下38攝氏度,蘇海光穿著厚厚的棉工服,站在鉆臺上還是被凍成了“冰棍”,睫毛上一層霜。寒冷的夜里,他堅守著一個石油人的品質,最后保質保量地完成了施工任務。

  8年過去了,蘇海光從當初的工程師成長為蒙古固井項目部副經理。夜深人靜時,蘇海光最牽掛的是家里的四位老人,“電話里,他們總說‘沒事兒’,可我知道他們需要我。”每年冬季回國休假,他都帶四位老人去醫院體檢,“就是想做一些我能做的,雖然很微不足道。”

  在蒙古國,這群大慶固井人正在奮斗、打拼,他們同姜乙東、于濤、石磊、蘇海光一樣,講責任、敢擔當,在遼闊的大草原上傳承大慶精神、鐵人精神。

  大慶日報記者 朱麗杰 余虹娜 文/攝

掃一掃,手機打開瀏覽

關鍵詞:大慶 固井 蒙古國
版權和免責聲明:
1.大慶網擁有大慶日報社所屬媒體網上發布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大慶網”。 2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大慶網版權所有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稿件來源:大慶網”,大慶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本文鏈接:
 
重庆时时2018版下载